十堰日報傳媒集團旗下電商

湖北十堰食用菌如何走出去:電商出口成機遇

發布時間:2014-12-18 17:30:21

近日,農業部、國家工商總局從全國2100個地理標志產品中,精選了35個產品參加中國首批歐盟地理標志互認證,其中,湖北有4個地理標志產品在列,“房縣黑木耳”和“房縣香菇”占據兩席。

  據悉,房縣黑木耳、房縣香菇早已出口至歐盟的德國、比利時等國家。此次如果通過中國歐盟地理標志互認證,將在歐盟各成員國內享受高水平的保護和監管,提升房縣食用菌地理標志產品的國際品牌形象和影響力。

  有觀察人士認為,繼《舌尖2》給房縣小花菇帶來關注度后,十堰食用菌產業借“中國歐盟地理標志互認證”的契機,再次迎來機遇,這一次,贏得的是國際市場關注。

  食用菌產業現狀

  房縣木耳歷史上有“燕耳”之稱,形容其品質好,肉質厚,泡發出來狀如飛燕。房縣花菇以其菌蓋上有龜裂的花紋,加上個頭比較小,具有明顯的地理標識特征,被冠以“菇中之王”的美譽。兩者在2008-2009年,先后通過農業部、工商總局、質檢總局國家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并一致被評為“2011年消費者最喜愛的中國農產品區域公用100強品牌”。2010年,“房縣黑木耳”和“房縣香菇”同獲“第八屆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金獎”。

  據市農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在十堰參展的各種農產品博覽會上,香菇、木耳比較搶眼,在同類產品中,又以房縣的展臺來者最多,咨詢者大都奔著“房”字頭的香菇木耳而來,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7月21日,記者從市農業局種植業科了解到,2013年,我市食用菌年產量達2.5萬噸,產值9.37億元,出口創匯6309萬美元。全市從事食用菌生產的農戶達1.5萬戶,產能以房縣為主,城區及其他縣有零星種植。

  市農業局農業產業化科科長杜明義介紹,我市生產的香菇木耳除供給本市及湖北省內各地市州以外,有4成以上的食用菌銷往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部分品種遠銷德國、意大利、馬來西亞等國家。部分龍頭企業還與安康、河南、隨州等食用菌生產集中區縣90%以上的生產基地實現了產銷掛鉤,成為湖北省最大的食用菌集散平臺和外銷窗口之一。

  十堰多年來培育了10多家龍頭企業,從事食用菌生產、加工和銷售業務,在產業發展中起到了重要的帶動作用。“盡管我市食用菌產業取得了長足發展,但仍然存在許多問題,這些問題如果得不到很好地解決,將會成為阻礙我市食用菌發展的瓶頸問題。”杜明義說。

  他將問題歸納為深加工能力低、栽培技術不規范、菌種市場混亂、品牌混亂各自為陣等。

  當前,十堰食用菌產品以干品、鮮品銷售為主,精深加工尚未成大氣候。由于長期受制于資金、技術、設備、人才等因素,食用菌深加工提了多年,成效不明顯。

  菇農對袋料生產過程中的選料、配料、滅菌、接種、發菌、管理等關鍵技術掌握不準,致使產量忽高忽低,品質難以保持在同一水平線。缺乏有效的菌種統一管理和質量檢測機制,菌種亂引、濫繁現象普遍,菌種質量無保證,亟需行業標準種植規范出臺。

  在品牌包裝上,魚龍混雜,有的干脆濫用他人包裝,產品辨識度較低,難以區別優品、劣品。此外,包裝粗制濫造,不夠精致,也被人詬病。

  杜明義說,此次“房縣黑木耳”和“房縣香菇”入選中國首批歐盟地理標志互認證名單,對行業是一種鞭策、鼓舞,由此帶來的品牌價值是:知名度提升、營養內涵可靠、質量有保證,必然帶來銷量的提升、價格的上漲,于行業大有裨益。食用菌企業應利用資源優勢,抓住機遇,在發展中解決瓶頸問題,未雨綢繆。

  食用菌電商之路

  受中央“八項規定”和“六項禁令”的影響,2013年至今,食用菌個體經營者的日子并不好過。

  柳林溝一家經營三年以上的土特產銷售店,女店主坐在店內愁眉不展,欲轉讓店面。“以往的單位訂貨大幅減少,餐館需求也減少,普通家庭覺得香菇木耳貴,買1斤能吃好久。加上現在是淡季,生意難做。”她說。

  《舌尖2》的熱播也沒能給她的銷售店帶來好運。“香菇市場價70元/斤,秋冬、臨近春節賣的好一些,用來燉湯滋補,受時令影響明顯。”女店主說。

  在柳林溝另一家新開的“房縣土特產”店,店主主營黃酒銷售,香菇木耳只是“帶著賣,因為市場做穿了,賣不起價格”。

  十堰更多的食用菌經營者,選擇順應趨勢,轉戰電子商務。在淘寶網輸入“房縣香菇木耳”詞條,檢索首頁出現33個產品,供貨產地均為“十堰”,只有一家來自上海。

  十堰市武當山珍系列產品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當山珍)自2011年下半年試水電子商務,由于起步較早,贏得市場先機。總經理劉亞男稱,央視廣告效應明顯,當前,房縣花菇一天至少發兩趟,4家快遞公司同時服務,網購香菇的量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武當山珍定位為中高檔禮品市場,主營旅游產品開發,同時向商超鋪貨。在本地禮品市場訂單減少后,公司將目光投放于南水北調對口協作城市——北京。

  2014年,武當山珍與中國農墾集團合作,將食用菌等農產品以“店中店”的形式放入“農墾小屋”銷售。“在北京的鬧市區選了2-3家‘農墾小屋’鋪貨,產品袋裝,每周發貨,來自北京的禮品訂單不定期發貨。公司正在請深圳一家公司優化門戶網站,準備在官網建立第三方支付平臺,開通手機支付。”劉亞男說。

  在官網支付的念頭,源于品牌保護。“武當山珍”的牌子打響后,他們發現有本地人假冒這一品牌“借光”,甚至在網店貼出了他們的店面照片。劉亞男最終決定下血本做手機支付,希望借此把假冒網店“清理出戶”。

  但電商之路充滿坎坷,武當山珍先后入駐中國建設銀行的電子商務平臺善融商城、中國郵政旗下電商平臺郵樂網、湖北省供銷社裕農網,還在不久前與央視“發現go”、十堰“悠樂購”等電視購物平臺合作,成效不夠顯著,喜憂參半。

  “B2B、B2C兩種電商模式現階段都在做,公司一共招聘了6名專業背景為電子商務的大學生,就是想在電子商務領域闖出一條路,滿足未來發展需要。”劉亞男說。

  在電商銷售市場,不乏業界創新者。房縣興農食用菌專業合作社就將香菇木耳直接推向淘寶平臺銷售。

  2012年底,經房縣工商聯牽線搭橋,湖北圣碩集團與房縣興農合作社簽訂合作協議,成立湖北詩祖故里食品有限公司。圣碩集團投資8000萬元欲與興農合作社共同打造一家集食用菌現代化生產、加工、銷售、物流于一體的集團企業。

  盡管淘寶上的業績并不明顯,新公司的名氣漸響,“湖北詩祖故里食品有限公司”已成為十堰市農產品加工龍頭企業,網店貼著《舌尖2》的醒目標語,“年出口創匯8000萬美元、產值過20億元”是他們的奮斗目標。

  一家出口企業的探索

  在十堰的同類企業專注于擴展食用菌電子商務的同時,一些企業家將目光放之歐洲,提前在國際市場站穩了腳跟,饒英便是其中的一位。

  2003年,饒英作為招商引資企業代表來到房縣,成立了房縣聚達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聚達公司),專做食用菌出口貿易。

  十年磨一劍,2013年,聚達公司的出口額為3400萬美元,我市2013年全年農產品出口額為6309萬美元,聚達公司出口占比高達53.89%。

  在聚達公司的帶領下,房縣陸續有2-3家食用菌出口企業成長起來,但所占市場份額較小,仍需持續發力。

  “公司1996年就在隨州做食用菌出口貿易,來到房縣后,發現市場前景廣闊,壓力也大,2014年是公司很重要的一年。”饒英說。

  之所以說2014年重要,是因為自2012年3月1日起,國家取消香菇等食用菌產品出口退稅,致使湖北省食用菌類出口急劇萎縮,一些食用菌出口企業放棄本行轉做其他。湖北省政府及武漢海關積極向海關總署及國家稅務總局等相關部門反映行業萎縮現狀后,爭取到為期1年的暫時性政策支持(享受出口退稅15%的稅率),讓干香菇以工業產品出口形式繼續享受出口退稅政策。

  “現在臨時性的政策享受到2013年、2014年,2015年出口退稅會不會回到原來的5%,難以估計。食用菌大多是初加工,在國際市場競爭中處于劣勢,沒有退稅政策的扶持,企業舉步維艱。要想做的順利,必須朝深加工發展,提升產品附加值。”饒英說。

  在整個國際競爭中,做食用菌出口還有一個劣勢,易受國際經濟形勢如金融危機、經濟下行、美元貶值的影響。

  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給饒英當頭一棒。她用人民幣購進原材料,出口回來的外匯是美金,美元貶值,造成一年的匯費損失達600萬元人民幣。“現在匯費損失大概是100-200萬元人民幣,但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饒英說。

  她最怕同行之間的惡性低價競爭。曾經有一段時間,聚達公司不得已以每斤香菇木耳虧5元的“蝕本”戰略和同行進行艱苦的價格戰,“我們打跑了一部分競爭者,幸存下來”。

  面對同質化的競爭,聚達嘗試做免洗香菇、免洗木耳,撕開包裝即可烹飪食用。這跟歐美人的生活習慣相吻合,受到市場好評。

  為了拉到更多的國際訂單,她在境外成立了銷售公司,人員長駐國外,參加各種招標會、食品博覽會,結識客戶,拓寬銷售渠道。“3月公司在日本一個食品博覽會布展,10月要到廣交會布展,前段時間還去了南非,為了走出去,我們花了大量的代價,當然,這是一個良性循環,建立在盈利的基礎上。”饒英說。


dnf2019搬砖图排行榜